老公婚后竟给前女友550万天价“分手费”,妻子怒将两人一同告上法庭
结了婚的老公,居然陆连续续向前女友转账550万元。近来,上海市虹口区人民法院审理了这样一同案子,愤而打响“共同财产保卫战”的妻子,能否索回天价“分手费”?林女士和李先生是一对恩爱夫妻,两人相识不久即坠入爱河,并携手走入婚姻。婚后林女士专心运营小家,李先生则在外打拼作业。一次偶尔的时机,林女士在李先生的手机里看到了数笔大额转账记载,收款方是李先生的前女友赵某,林女士当即责问李先生。面临白纸黑字的转账记载,李先生不得不供认,他与赵某的确还有联络,赵某不满他与他人结了婚,不断羁绊,并要求李先生给她分手费。为了不影响自己的婚姻日子,李先生不得已依照赵某的要求付出了数笔“分手费”。林女士又惊又怒,一边要求李先生与赵某隔绝悉数来往,另一边又忧虑老公优柔寡断,因而亲自出马,到赵某作业的公司大闹一场,上演了一出“手撕前女友”的戏码,让赵某颜面扫地。但是,林女士的所作所为并未发生预期作用。不久,林女士再次发现李先生给赵某转账,频率根本保持在每月一次,每次多达50万元。林女士再次责问为何还与前女友有联络,并再三要求李先生与赵某隔绝来往。面临妻子的愤恨,李先生坚决否定与赵某之间还有爱情或联络,但又无法就频频转账给出一个令妻子服气的解说。林女士完全伤了心,再也无法信任李先生单薄的确保。一想到危如累卵的婚姻和敬而远之的老公,林女士以为,即使无法留住老公的心,最少也得最大程度地保护自己婚内的经济利益,所以一纸诉状将李先生和赵某告到上海市虹口区人民法院。林女士以为,婚后,李先生在自己不知情的情况下屡次向赵某大额转账,私行处置夫妻共同财产,侵略其合法权益,要求法院承认李先生对赵某转账的赠与行为无效,并要求赵某返还悉数转账金钱算计550万元。李先生表明完全赞同林女士的诉讼请求,赞同赵某将550万元悉数返还给林女士一人。对此,赵某愤慨反常。赵某辩称,自己与李先生相恋多年,本已谈婚论嫁,但因林女士的介入导致分手。婚后,出于对自己情感的亏欠,李先生自动提出金钱补偿,并在其婚后半年内,分笔转账给赵某200万元。这笔“分手费”是李先生自愿赠与,并非自己自动讨取。李先生无法在婚后半年就创造出200万元的夫妻共同财产,因而200万元“分手费”源自李先生婚前个人积储。李先生将婚前个人财产赠与自己作为“分手费”,没有损害林女士的权力,故回绝返还该金钱。除了“分手费”之外,自己和李先生之间还有其他经济来往。此前,李先生为公司出面向赵某告贷,念及旧情,赵某出借给公司330万元,并与公司订立了《告贷协议》,约好的还款时刻为2022年。林女士到赵某公司大闹后,赵某要求李先生赶快还款并了断悉数联系。尔后李先生在赵某的敦促之下连续转账还款,算计金额为350万元,与《告贷协议》约好的本息金额适当。法院经审理后以为,李先生婚后半年内,未经妻子林女士赞同,数次向上一任女友赵某付出“分手费”的行为,有违公序良俗,且付出的金钱显着不属于夫妻日常日子开支,应确定为对夫妻共同财产的私行处置,存在差错,损害了林女士对夫妻共同财产享有的权益,应属悉数无效。在李先生赞同悉数金钱均返还给林女士的前提下,赵某应向林女士返还该200万元。关于其他350万元,因赵某清晰否定该金钱的性质为赠与,且在李先生转账之前,赵某与李先生担任法定代表人的公司之间有其他资金来往,李先生也曾为公司代收金钱,而赵某亦清晰表明不会对公司另行建议权力,法院无法确定李先生对赵某的350万元转账是赠与行为,故而难以支撑林女士要求赵某返还350万元的诉求。终究,法院判定由赵某返还林女士200万元。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